“自洗钱”入罪,台州市首例“自洗钱”犯罪诉了!
发布日期:2021-08-05 新闻来源:办公室 浏览次数: 字号:[ ]

7月30日,三门县人民检察院对县某单位公职人员吕某的“自洗钱”行为,以洗钱罪依法向县法院提起公诉。该案是今年3月1日刑法修正案(十一)实施以来,我市首例“自洗钱”犯罪案件。

 

污水零直排证上的“好处费”

2020年,宁波某建设工程公司因相关企业拖欠污水零直排工程款,其法人代表曹某找到了当时负责工业园区内企业排水证办理以及发放的公职人员吕某,希望吕某在发放排水证过程中对拖欠污水零直排工程款的相关企业的排水证进行暂缓或延迟发放,由曹某出面辅助相关企业办理排水证,以此促使相关企业支付工程款。吕某表示同意,并和曹某某约定,每本排水证给吕某2000元好处费。2020年到2021年,吕某共收到曹某送来的好处费共计人民币3.5万余元。

 

  事情败露开始“自洗钱”

2021年初,曹某因为其他行贿行为被监察机关留置。今年4月,曹某被监察机关解除留置后,吕某马上打电话询问曹某,有没有交代送他好处费的事,曹某支支吾吾说不清,担心事情败露的吕某立马赶到宁波与曹某见面,得知曹某已将送他好处费的事情向监察机关交代后,甚为恐慌。

为逃避审查,吕某立刻联系某环保科技公司法定代表人邢某,企图与其串通将曹某送的好处费掩饰成帮邢某代收水样检测费。实际上完全没有收到过曹某方任何水样检测费的邢某出于义气答应了吕某,并依吕某要求开具了一张收据。


法网恢恢终落网

吕某将好处费掩饰成水样检测费的行为,并没有帮其成功脱罪,5月底,吕某被县监委立案调查,并于六月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经审查,犯罪嫌疑人吕某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务,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涉嫌受贿罪,同时,吕某以及为了逃避打击和切断自己与上游犯罪的受贿款联系实施洗钱的行为已触犯《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规定,涉嫌洗钱罪。目前,我院已依法向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什么是“自洗钱”?

自洗钱,是指行为人在实施上游犯罪之后,对违法犯罪所得及其收益,自行“清洗”以使之合法化的行为。本案中吕某与邢某串供将曹某送给吕某的好处费歪曲成代收水样检测费并出具虚假收条,就属于“自洗钱”性质。因此吕某在构成受贿罪的同时,还构成洗钱罪。

 

  刑法修正案对“自洗钱”行为做了哪些修订?

以往的“自洗钱”行为不会受到与法益侵害性相当的刑法惩治,可能存在无法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况。而“自洗钱”入罪是刑法对洗钱犯罪作出的重大调整。今年3月1日正式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对洗钱罪作了修改,新增“自洗钱”行为构成洗钱罪的规定,上游犯罪分子实施犯罪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来源和性质的,不再作为后续处理赃款的行为被上游犯罪吸收,而是单独构成洗钱罪,加大了对从洗钱犯罪中获益最大的上游犯罪本犯的处罚力度。


洗钱罪不再单纯依附上游犯罪,或者表面上的转移赃款,而意味着特定上游犯罪所得非法收益,通过各种手段掩饰、隐瞒其来源和性质这一系列漂白行为也能构成犯罪洗钱罪,刑法修正案的修订扩大了洗钱罪的上游犯罪范围,将上游犯罪纳入了洗钱罪的主体范围,加大了对洗钱罪的打击范围和力度。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